中国水利水电市场
首    页|招商会议|南水北调|节水灌溉|水电新闻|拟建项目|招商引资|招标信息|中标信息|行业展会|网站招商|政策法规|项目信息
供应信息|合作信息|租赁信息|行业论文|成功案例|实用技术|行业会议|专题报道|企业招聘|个人求职|景区风采|水 之 缘|联系我们
  杂志内容检索:关键字 年号 期数
 
 
综述
行业动态
专家论坛
水电自动化
南水北调
水利信息化
水利经营
--经理管理
--城乡供水与水处理
水利风景区巡礼
节水灌溉
土工合成材料
勘测设计院巡礼
企业园地
--企业家访谈
--企业风采
--特别推介
--商海经
新技术新产品
信息快递
读者信箱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杂志内容
 

江水北送 济汉情深 ——汉江流域治理工程建设侧记

    2014年10期

    2014年9月,荆楚大地丹桂飘香。9月26日,湖北省荆州市荆州区李埠镇龙洲垸,人山人海,一派节日气氛。
    9时26分,在南水北调引江济汉工程进口节制闸处,国务院南水北调办主任鄂竟平宣布:引江济汉工程正式通水!随后,鄂竟平与湖北省省委书记李鸿忠、省长王国生共同启动了节制闸通水按钮。
    此时,进水口5扇闸门徐徐开启,滚滚长江水在6.3m落差的强大压力下奔涌而出,汇入引江济汉工程67km宽阔的渠道里。不远处,3艘轮船也驶入了干渠航道,船尾部翻卷起雪白的浪花。
    江水汤汤,千里奔腾,润泽万物,生生不息。“今天不仅仅是正式通水,也是正式通航!”湖北省南水北调局局长郭志高说。
    历经四年半风雨兼程,荆楚大地建起一条永久的天河,引江济汉工程可以补充南水北调后汉江减少的水量,具有航运、灌溉以及改善生态等多种功能。汉水归江的历史自今日起将改写。
    多少拼搏,多少奉献!南水北调工程建设者和亿万人民,共同将一江清水送往北京,描绘出一幅造福人类的永恒长卷。
    1 南水北济 多项第一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将在今年汛后实现向北方调水。美丽富饶的荆楚大地,将向京津冀豫亿万人民捧出丹江口一库清流。通水后,丹江口水库年均向北方调水95亿m3,相应地,湖北省汉江中下游年均减少用水95亿m3。
    为补充调水后汉江中下游减少的水量,修复、改善汉江中下游的生态环境,国家在湖北省安排了汉江流域四项治理工程。主要是引江济汉、兴隆水利枢纽、部分闸站改造、局部航道整治。
    2010年3月26日,四项治理工程中投资额最大的引江济汉工程正式开工。引江济汉工程形成的67km黄金航道,500m3/s的最高流量,已然使其成为中国现代最大的人工运河。
    该工程连通长江和汉江,穿越长湖,成为湖中之渠。工程进水口位于荆州市荆州区李埠镇,出水口位于潜江市高石碑镇,渠道全长67.23km。主要任务是用长江水“增援”汉江,向汉江兴隆以下河段(含东荆河)补充因南水北调中线调水而减少的水量,改善该河段的生态、灌溉、供水和航运条件,缩短长江荆州段至汉江潜江段航程600多km,对促进湖北省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和汉江中下游地区的生态环境修复和改善具有重要意义。
    干渠通水后,年平均输水31亿m3,其中补汉江水量25亿m3,补东荆河水量6亿m3,相当于在江汉平原增加了一座面积近7km2的湖泊。汉江下游7个人口密集的城区和6个灌区直接受益,惠及645万亩耕地和889万人口。31亿m3,相当于30个武昌东湖的水量,滋润汉江下游广袤的农田和千百万辛劳的民众。武汉东西湖白鹤嘴水厂、余氏墩水厂的取水来自汉江,长江反哺汉江,下游30余万人饮水安全更有保障。
    引江济汉工程建成运行,千吨级船舶可通过这条捷径往来于荆州、襄阳之间。即便是枯水期,仍可畅通无阻。由于不必绕道武汉两江交汇处,往返荆州和武汉的航程缩短了200多km,往返荆州与襄阳的航程缩短了600多km。从此,荆楚大地江汉相通,湖渠相连,碧波泛舟。
    4年多来,引江济汉工程作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广大建设者积极探索,大胆采用新技术、新工艺、新材料,解决施工难题,确保了工程质量,并如期建成。
    湖北省引江济汉工程管理局局长周文明说道:“引江济汉工程书写了水利建设史上多个第一。”
    引江济汉渠首工程起始于荆江北岸,穿越荆江大堤,左右分设引水渠和通航渠,共用的一座防洪闸,其单扇门宽度超过三峡船闸,为目前国内最大的闸门之一。
    飞越荆江大堤,如蛟龙卧波;穿越长湖而过,渠中水面高于两侧湖面近3m,展现着一幅国内罕见的“湖上渠”美景。
    沙洋境内的拾桥河枢纽,平面立交相结合,外水不入引江济汉干渠,兼通航、防洪、灌溉综合功能,有着国内独具一格的“水上立交桥”风采。拾桥河枢纽位于荆州市和荆门市的交界处,作为引江济汉工程关键控制性工程之一,其左岸节制闸是亚洲最大双向挡水弧形闸,其双向挡水设计是全球首创,不仅可以挡住上游长江来水,也可以挡住下游水位过高时的汉江水。
    记者在拾桥河枢纽工程现场看到,筋水泥搭建的节制闸、泄洪闸主体工程均已完工。“因为应急调水将通水时间提前了49天,后期还有系列收尾工程。”项目部主任洪宁说。通水后,后期还将进行闸门有水调试开合以及建筑外部收尾工程。
    洪宁介绍,一扇闸门约有近600t,运来工地时,分成9截,用卡车托运。两扇过千吨的弧形闸门,开启或关闭只需在控制台按下按钮,运行一次全程需45min。不过,为了安全有效开启闸门,还专门购置了另一高端设备——德国原装进口的钢缆。记者看到钢缆有碗口粗,牢固地将闸门拉住。
    互联网技术也将应用到这一闸门上。由于项目同期在地下预埋了光纤,待项目全部完工,通过互联网和远程视频技术,可实现远程操作,即工作人员在千里之外的电脑屏幕前,轻点一下鼠标,就能打开闸门。
    2 应急供水 功效初现
    其实,今年8月份在缓解湖北省旱情时,引江济汉工程应急调水已牛刀小试,工程效益锋芒初现。
    8月9日12时,仙桃徐鸳泵站进口水位24.18m。“救命水来啦!”看着滚滚江水涌入引水渠,泵站管理局局长黄华分外高兴!
    烈日炎炎,大地焦渴。进入8月以来,湖北省旱情日趋严重。汉江水位偏低,东荆河几近断流,素以“鱼米之乡”著称的仙桃、潜江等地发生罕见旱情。
    8月3日,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冒着高温,专程到缺水严重的仙桃市调研,现场办公。大旱之下,非常之时,湖北省委省政府部署非常之举——实施引江济汉工程紧急调水,提前将长江水引过来,以解汉江中下游地区旱情加重之急。
    旱情加剧,不容迟疑。抗旱保丰收、保民生是当前头等大事。湖北省南水北调局接到李鸿忠电话指示后,迅即行动,提出《关于引江济汉工程应急调水的紧急报告》。
    李鸿忠在报告上批示,提前启用引江济汉工程实施紧急调水,要急而不乱,讲究科学,使沿岸各地有备无患,并要求既要解决好抗旱之需,又要保证科学调水、安全调水。副省长梁惠玲迅速召集有关部门与专家进行会商,并赶赴引江济汉工程工地,现场指挥紧急调水工作。
    虽然引江济汉工程主体工程基本建成,但通水时间突然提前,面对的困难也不少。有的地方土方开挖尚未完成,影响渠道过水。部分渠道未封闭,存在发生人畜溺水事故隐患。当时,荆江大堤防洪闸闸门上下游水位差超出了2m的设计水位差,突然启用存在较大风险,需要人为抬高下游水位再通水。位于潜江的进口段还有接近40万m3的土方开挖量。拾桥河枢纽节制闸、泄洪闸围堰影响通水,急需拆除,出口段围堰还有1.3万m3土方需要开挖。
    相关部门、施工单位全力以赴,攻坚克难。湖北省南水北调局迅速制定了一套详细的应急调水工程整体方案,时间表、路线图、责任人各司其职,一目了然。
    8月6日一大早,施工、设计、监理人员,都赶赴工地,投入工作。湖北省南水北调局工作专班进驻工程现场勘探。日吹填量在8000至1万m3的大型挖泥船,紧急从武汉调运到工地。
    为确保通水安全,湖北省南水北调局召集有经验的专家,多次会商,精密测算,针对每一种可能出现的情况,都逐一制定了应急处理预案。
    8月7日,在省防汛抗旱指挥部的大屏幕上,两组数据形成鲜明对比:长江水位为35.5m,汉江水位为25.1m。长江水源条件对调水十分有利。
    引江济汉工程现场一片繁忙,江面上3艘大型挖泥船正紧张地进行破除入口围堰作业。整个工程设备已调试完成。设计、建设、监理、管理单位人员都各就各位。沿线市各级党委、政府广泛动员,发布公告和宣传材料,防止通水后出现溺水等安全事故。
    8月9日上午,江汉迎来长江的第一滴甘泉,随之下游645万亩耕地被绵绵不绝的长江水滋养,889万人将饮上长江水。
    “通水我最担心就是护坡的稳定情况。还好一切正常。”8月9日,西荆河枢纽项目副经理肖忠波才舒了一口气。
    西荆河闸两岸护坡共计2000m长,他在护坡上来回地走个不停,看个不停,就怕哪里出一点纰漏。“毕竟,通水才是真正的考验。底板承重情况、护坡稳定性,在水流真正到来时反应如何,才是检验工程的评判尺。”
    西荆河枢纽土方开挖时的艰难,是导致今日肖忠波担心的源头。“正常施工来说,土方开挖是最简单的工序。但是在西荆河,却成了我们最先遭遇的建设难点。”肖忠波对3年前土方开挖的经历记忆犹新。当地淤泥质土难挖、难运、难固定,总量110万m3的出土量,仅土方开挖就耗时半年。
    顺利通过考验,此时肖忠波才来得及感受自己的心情:“站在堤上,看着长江水进渠,我兴奋、欣慰、自豪。”
    截至8月27日,引江济汉工程累计应急调水2.01亿m3,抗旱功效显著。
    3 水运联通 水质改善
    在引江济汉工程节制闸口处,记者登上为引江济汉工程专制的“湖北调水一号”工程监测船。
    周文明介绍说,引江济汉工程这条联通长江与汉江的黄金水道,将成为1000t级的高等级航道,北方的煤炭通过铁路运至襄阳后,通过汉江经引江济汉航道,转运至长江沿线地区,成为“北煤南运”的重要通道。
    “从荆州到潜江,按正常航速,顺流而下能节省一天半时间。”湖北省港航局副局长田红旗说。在通航之前,汉江中下游仅有33km千吨级航道,长江水引入汉江后,千吨级航道将从兴隆往下一直延伸到汉川,全长近190km,“长江~江汉运河~汉江”的810km高等级航道圈就此画圆。
    引江济汉工程正式通水后,来自长江荆江段的源源活水,不仅实现长江首次反哺汉江,更将改善汉江下游的水质。
    “研究发现,汉江仙桃断面流量达到500m3/s以上,可以有效控制汉江下游‘水华’(淡水水体中藻类大量繁殖的一种自然生态现象)现象发生。”湖北省南水北调局副局长虞志坚说,引江济汉工程开通之后,补充汉江下游水量,可让兴隆以下至武汉江段水位抬升0.4m到0.6m。即使在枯水期也有350m3/s的流量增援汉江,让汉江流量增至530m3/s,而丰水期流量可达600m3/s,不但能灌溉沿岸农田,还能让汉江流量增大,自净能力变强,能够极大地抑制水华发生,将成为名副其实的“生态水道”。
    潜江高石碑泄洪闸,引江济汉工程的渠尾。由长江引来的清水奔腾而下,与汉江汇合。“现在这水清澈多了,春季和夏季发生旱情的时候,汉江水位又低,水华又凶。”虞志坚说。
    目前,武汉东西湖白鹤嘴水厂、余氏墩水厂的取水来自汉江,为30余万人提供饮用水。引江济汉工程实施之后,长江水反哺汉江,往后因汉江流量过小而导致饮用水安全问题将得到极大缓解。
    一份生态报告显示,长江水比汉江水浑浊许多,引江济汉工程会不会导致血吸虫从长江沿岸传播到汉江流域。
    鉴于引江济汉取水口位于长江荆江河段,经过的四湖地区又是全省血吸虫重点防治区域之一,就工程可能带来的血吸虫传播问题,湖北省血防所承担了相关的专题研究,最终采取了7项应对措施。
    调整进水口位置,选择对血防有利的位于沮漳河河口下游3.34km的龙洲垸进水口,避免了钉螺直接进入渠道;硬化进口段河岸,对沮漳河河口至进水口约3.5km河段进行硬化处理,消灭钉螺滋生环境;在龙洲垸进水闸前设置总长为95.6m的进口隔栅,阻断钉螺进渠;建设进口长800m的沉螺池,将水的流速控制在血防部门要求的0.2m/s以下,在输水源头控制钉螺转移和扩散;硬化引江济汉输水渠道,防止钉螺在渠内滋生;引江济汉渠道与太湖港、港南渠等可能存在钉螺的河流采取立交方式,防止河流交叉致钉螺进渠;强化管理,加强对施工人员的健康教育,加大疫情监测力度,从管理上保证了施工期人员安全和工程运行期沿线的血防安全。
    4 发电助力 水景秀美
    在潜江市兴隆汉江上,新崛起一座巍峨雄壮的大坝——汉江兴隆水利枢纽工程,该工程不但有灌溉、航运等功能,还可以发电。
    走进电站厂房内,只见偌大的四面内墙粉刷得透白亮堂,墙上“安全生产、科学管理、提高效率”三排红色标语格外醒目。发电机组轰鸣不停。
    今年的几场秋雨,使汉江上游来水大增,总装机容量4万kW的4台机组满负荷发电出力,发电量已突破亿千瓦时大关,创产值4000多万元。
    机组为低水头、大流量、灯泡式发电机组,年发电2.25亿kW时,相当于武汉轻轨一号线两年用电量,年均发电收入可达6000多万元。去年9月,首台机组并网发电,最后一台机组今年6月并网发电。
    兴隆水利枢纽工程的建成,让原来78km渠化汉江变成了碧绿的库水,极大地改善了汉江下游通航条件,船舶运行效率提高,航运成本降低。通航一年零五个月来,曾创下单月最高安全过闸800艘和单日最高安全过闸54艘的好成绩。今年1至9月,已有8000艘船舶安全过闸,比建闸前该江段年航运量历史最高水平增长近一倍。上游河段通航等级由此前的500t级提高到1000t级。
    湖渠相连、水色绮丽。如今的引江济汉工程如一条玉带,蜿蜒深入江汉平原腹地。59座形态各异的桥梁,如繁星点缀其上。
    这条黄金水道也吸引不少商家前来驻扎。荆州市荆州区临港工业新城北环路,长江入水口几千米处,荆州卓尔城已悄然入驻,一座集商贸、餐饮、主题游乐、会展中心、城市客厅等多个项目于一体的商业设施将因河而兴。
    而在黄金水道尾处的潜江市高石碑镇,新旅游规划即将出炉。未来这里的水利文化区、湿地生态区、城镇风情区等规划将一应俱全。
    据湖北省南水北调局副局长郭新明介绍,引江济汉工程正式通水通航后,将串起沿岸乡镇,形成绵延近百里的生态绿道,一片风光秀丽的水乡景观带呼之欲出。
    兴隆水利工程也成了汉江潜江、天门一带壮观一景,每当节假日这里游人如织。今年“五一”一天接待近3万人。往日里的交通死角,如今成了连接天门、潜江两市的重要通道,每日千余人往来做生意。目前,两岸正在规划开发水库旅游产业,工程建管局正按4A景区规划,建设水库美丽风景区,绿化和水土保持工程也正在扎实推进。
    5 闸站改造 保障灌溉
    谢湾闸站改造工程于今年5月竣工,下一步将进行生态护坡、安全防护网、道路等配套建设。而泽口闸站的主体工程也已基本完工,可以发挥抽、排水等功能,目前正在进行自动化设施建设。郭新明告诉记者。
    焕然一新的,不仅是泽口闸和谢湾闸。“这两座闸站只是汉江中下游185处闸站改造工程的一部分。”省南水北调局有关负责人介绍,“闸站改造工程的范围,从丹江口水库至汉江河口河段,长约629km,涉及两岸主要灌区11个。2011年陆续启动建设,总投资3.73亿元,工期36个月。”
    185处闸站中,31处需单项设计,包括襄阳9处、荆门7处、潜江1处、天门4处、仙桃3处、汉川7处。其中,农业灌溉闸站的数量以孝感、武汉居多,规模一般不大;潜江、天门、仙桃等境内用于农业灌溉的闸站数量不多,但规模普遍较大。
    目前,经重新选址建设或新扩建泵站和进出水渠等,185处闸站已基本完成改造,正在进行验收。
    “今天不错,水涨了不少。”9月20日上午10时许,仙桃市郑场镇香铺村村民陈远洲站在徐鸳泵站进水闸上,笑着对记者说。他是村里200多亩农田的水管员,汉江水位牵动着他的心。“8月份田里旱,全靠泵站抽汉江水灌溉。”“闸站改造可谓恰逢其时。今年5月31日,徐鸳泵站采用临时电力线路供电,开机投入抗旱运行20多天,润泽了仙桃155万亩农田和60万亩鱼塘;卢庙、鄢湾两座泵站也在去年和今年抗旱期间发挥了作用。”仙桃市水务局副局长曾国华说。
    闸站改造不仅为农业灌溉保驾护航,也改善了城市用水水质。
    郭新明说,谢湾闸站改造解决了潜江汉南片多年的灌溉难题,同时也为潜江园林城区生态水体循环提供了洁净的“活水”。“闸站引来的汉江水,顺着百里长渠,流经园林、杨市、总口、渔洋等地,把潜江市以前被东荆河分割的两大水系连成一体。一泓清水穿城而过,大大改善了潜江的生态用水环境,有助于潜江打造城市水网新体系。”
    随着汉江中下游闸站改造工程陆续完工,沿线灌区农业灌溉将重获保障。部分县市还利用这一契机,提升灌溉保证率,改善城市水生态环境,打造水利工程旅游观光项目,谱写城市发展的新篇章。■
    (记者 宋滢 龚富华 通讯员 程凤)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内大街甲306号(水利综合楼)532室  邮 编:100053
电 话:010-63204992 63203738   传 真:010-63203089  
http://www.cnwwp.com   E-mail:shuiligaojian@126.com

京ICP备13014720号-1 © 2001~2020 水利水电市场网 版权所有